21

maniac:

鱼皮vs狗皮


“你穿的什么玩意?”

“彼此彼此。”


初次画这两个皮肤,居然挺配的XD



假使为你歌小番外三:球迷小日常

MO_XC:





流川去德累斯顿那会儿仙道和夜夜笙歌聚了几次,有一次三井来了,说是跟媳妇吵了架,郁闷得慌,约了半天只约到泽北和牧。喝着酒闲聊三井和泽北讨论吵架这问题,扯了会儿话题转过来问仙道,你和流川吵过架没?

仙道抿嘴微微笑,你们聊,别带我们,我认真听。

泽北哈哈一乐不干了,长臂搭上仙道肩膀,说,必须的。

三井在一旁也挤眼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点儿说!

仙道扶着额笑了一声,投降了投降了,我俩不吵架,没吵过。

卧槽不可能!三井吹胡子瞪眼睛的,牙齿舌头一块儿久了也咬着,还有不吵架的?!

泽北喝了口酒,慢悠悠说着,这我倒是信,小流川怎么可能吵架,留着慢慢收拾你。想了想又问一句,小流川收拾过你没?说来听听。

仙道垂眼笑了声,没有。跟泽北眨眨眼睛又笑,第一,我不惹他,第二,他不小气。何来的收拾?

三井嘶了一声,想了想问,就没个不知不觉的时候?

仙道哈哈乐了,喝口酒擦了擦嘴,三哥啊,这种事就不该有不知不觉的时候,你说是吧?

泽北摸了摸脑门感觉有点消化不了,三井倒是点了点头。有些事真放心上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仙道这人,脑子烧糊了都知道哪些事做不得哪些话说不得,何况仙道可能根本不会有脑子烧糊的时候。

牧坐在旁边一直没作声,许多年前他也有过不单身的时候,可是败在了吵架上。那年他和女朋友一起看世界杯,有场小组赛他看到兴奋处,暴喝了一声:“弄死西班牙!”

彼时的西班牙还是千年种子总发不了芽,女朋友正两眼含泪默望劳尔徒劳的奔跑,听见这声暴喝匪夷所思地转过头盯着牧。

然后,就木有了然后……

听了仙道的话牧又默然了一分钟,抿一口啤酒抬起头,深沉地叹息了一声。

那是因为你俩还没一起看过球。

仙道抿嘴一笑心说早看过了,也没申辩,举杯和几个人都碰碰,喝口酒转了下个话题。

夏夜寂然,凉爽的清风轻送,拂过一墙爬山虎,带着泥土绿叶的清新吹进窗户。

刚从德累斯顿回来没几天,欧洲杯小组赛就开球了,流川下午在系里开了个例会,吃完饭又去了藤真工作室一趟,回家来天都已经黑了。看他进门换鞋仙道也起了身,削了颗梨弄酸奶,切着梨从厨房里扭头出来问:“是不是该拿骰子出来了啊?”

“嗯。”流川应了一声,摘了手表去浴室抹了把脸,走出来开始翻杂物抽屉。

“没在里面,”仙道端着水果碗走出来,流川还在可劲翻着,“我找过了。”

流川停下手来皱了皱眉,还真想不起来放哪去了。仙道坐进沙发搅了搅酸奶:“先来吃,等会儿我去找,找不到可以用微信。”

也是,可以用微信。一年前怎么没这么想,还专门去找来个大木骰子。

刚在一起那暑假五大联赛刚好开始新赛季,周末看西甲意甲还是德甲成了个大问题,某晚上流川排练完回到家,仙道坐在沙发上表情挺严肃的,说我感觉我们需要讨论一个问题。流川怔了一下微微点头,说了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名字。

仙道咽口唾沫也自报家门,算不上世仇也是尖锐的对立。本命问题不可妥协,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一切交给命运,看哪场赛抛骰子决定,至于本命相遇谁可以喝彩谁闭嘴,也都是骰子的事。总的来说两个人都算得上愿赌服输,说闭嘴就闭嘴,从没为这事儿闹过脾气。第一次流川输了有点儿不痛快,仙道一本正经地问他要不要个申诉机会,流川哼了声不需要,仙道就再也没问过。

吃完酸奶两个人也不找骰子了,打开微信一前一后掷了起来,一连两回都是两个一,最后一次流川终于小胜一点,嘚瑟地冲仙道抬了抬眉。

仙道没来由地跟着乐了,看不成西甲有什么所谓,流川高兴他才高兴。事实上仙道根本就知道骰子在哪里,只是流川早忘了,他也当忘了似的不再提。

大木头骰子静静躺在柜子底下,最顶上那面是个六。上赛季有场赛本命相遇,流川抛了个五落在沙发上,仙道接过骰子抛出去太高,砸茶几上弹进了柜子底,仙道走过去蹲地上瞄了一眼,耸拉着眉毛叹了口气。

流川。

嗯?

怎么总是你赢?

笔芯:

我终于集齐了黄老师家的SSR们!

可是为什么我就是没有荒川!!!小叔叔你看我一眼啊!!


ps:返掉的茨木和灯都是重复 寮里3茨3灯可以说是非常爱我了(ry

笔芯:

一个狗师驯鸟师博雅的脑洞

其实只是想画P2的场景www

想看狗子听到哨声像鹰一样“咻——”的一下降落在肩上的场景hhhh


我都换上博雅了为什么还是没有狗子qwq说好的自古弓兵幸运EX呢


笔芯:

矜持不到一天我就放弃挣扎了_(:3」∠)_


茨狗为什么这么好吃而且感觉粮好多??车也是说开就开一点都不含糊😂




我就摸个鱼 


潦草注意




本来应该要画黑晴狗的条漫的...然鹅....


都怪茨狗太特么好吃了耽误我进度(甩锅。



笔芯:

摸个我寮日常

我家小祖宗在闺中过着贾宝玉一般的生活wwww每天被各路小姐姐们簇(ci)拥(hou)着 躺着升上四星


反正什么活都茨木干就对了(。

然而我家茨木即使这么辛苦也吃不上一个黑蛋…太惨了(怪我。


新皮肤简直有毒啊…为什么我老是忍不住去画它_(:3」z)_

笔芯:

大夏天的穿什么厚棉裤
看着我都热 눈_눈

学学寮里的小姐姐 你看看有哪个穿了裤子的(。

王各各:

给我的给我的!啾咪好烟头!

Never Ending World:

给叽叽的GUEST,大概是没想到有生之年会画双龙XD

【茨狗】东北茨和南方狗的故事/全国卷一卷

2333333

莫慌抱紧我:

盲狙了茨狗段子全国一卷,自己作的死,自己来收场。

基本法:kuso向/欧欧西
cp:茨木童子·大天狗
————————

从前,有一只南方的大天狗,和一只东北的茨木童子,然后他俩谈恋爱了。
自从南方狗被东北茨拐跑了之后,大天狗就走上了一条跑偏的不归路。

1.
#日常#

茨木:“大天狗,我给你整个大义,你跟我处不?”
大天狗:“你整呗。”


2.
#美丽乡村#

茨木:“我跟你说,不是哥和你吹,你做哥的人,给哥扒蒜,哥给你买貂。”
镰鼬:“……”(瑟瑟发抖.jpg)
大天狗:“……田鼠皮的貂,你糊弄谁呢?”


3.
#广场舞#

“那谁,你瞅啥?”
“说你呢,你还瞅!”
“再瞅大天狗信不信我削你!”
“再瞅我一个电话一大江山的妖怪来砍你。”

(跳广场舞的狗子详情参见柳员外的「大天狗版极乐净土」)

大天狗:“别拦我,我要跳舞。”
茨木:“你跳个六!”(扛起媳妇就跑)


4.
#中华美食#

茨木:“听说你们南方人特会吃?”
大天狗:“我一顿饭能吃俩东北人你信不?”
茨木:“来来来,我一个管你够饱。”(躺平等吃.jpg)


5.
#食品安全#

茨木:“大天狗,我今儿想吃雪糕。”
大天狗:“我看你像个雪糕。”
茨木:“……”
大天狗:“咋,你瞅我嘎哈,你看我像雪糕不?”
茨木:“……那我就下嘴了啊。”
(拉灯拉灯)


6.
#高铁#

茨木:“大天狗,我腰疼。”
大天狗:“你还有腰啊?”
茨木:“……大天狗,我鸡儿疼。”
大天狗:“你还有……???”
(被吃干抹净)
(假装自己开了高铁)


7.
#一带一路#

茨天天:“妈!我飞不起来!”
大天狗:“你别和我说这个,你随你爹!完犊子!”

(茨天天详参柳员外私设)


8.
#日常怼#

大天狗:“咋还有人嫌葫芦写得不好呢,茨木一爪子恁死他。”

茨木伸出了手,点了个小红心。


————————
谢谢你们看完这篇不知所云的高考作文,葫芦选择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