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茨狗】东北茨和南方狗的故事/全国卷一卷

2333333

莫慌抱紧我:

盲狙了茨狗段子全国一卷,自己作的死,自己来收场。

基本法:kuso向/欧欧西
cp:茨木童子·大天狗
————————

从前,有一只南方的大天狗,和一只东北的茨木童子,然后他俩谈恋爱了。
自从南方狗被东北茨拐跑了之后,大天狗就走上了一条跑偏的不归路。

1.
#日常#

茨木:“大天狗,我给你整个大义,你跟我处不?”
大天狗:“你整呗。”


2.
#美丽乡村#

茨木:“我跟你说,不是哥和你吹,你做哥的人,给哥扒蒜,哥给你买貂。”
镰鼬:“……”(瑟瑟发抖.jpg)
大天狗:“……田鼠皮的貂,你糊弄谁呢?”


3.
#广场舞#

“那谁,你瞅啥?”
“说你呢,你还瞅!”
“再瞅大天狗信不信我削你!”
“再瞅我一个电话一大江山的妖怪来砍你。”

(跳广场舞的狗子详情参见柳员外的「大天狗版极乐净土」)

大天狗:“别拦我,我要跳舞。”
茨木:“你跳个六!”(扛起媳妇就跑)


4.
#中华美食#

茨木:“听说你们南方人特会吃?”
大天狗:“我一顿饭能吃俩东北人你信不?”
茨木:“来来来,我一个管你够饱。”(躺平等吃.jpg)


5.
#食品安全#

茨木:“大天狗,我今儿想吃雪糕。”
大天狗:“我看你像个雪糕。”
茨木:“……”
大天狗:“咋,你瞅我嘎哈,你看我像雪糕不?”
茨木:“……那我就下嘴了啊。”
(拉灯拉灯)


6.
#高铁#

茨木:“大天狗,我腰疼。”
大天狗:“你还有腰啊?”
茨木:“……大天狗,我鸡儿疼。”
大天狗:“你还有……???”
(被吃干抹净)
(假装自己开了高铁)


7.
#一带一路#

茨天天:“妈!我飞不起来!”
大天狗:“你别和我说这个,你随你爹!完犊子!”

(茨天天详参柳员外私设)


8.
#日常怼#

大天狗:“咋还有人嫌葫芦写得不好呢,茨木一爪子恁死他。”

茨木伸出了手,点了个小红心。


————————
谢谢你们看完这篇不知所云的高考作文,葫芦选择死亡。

七只小矮狗

呆貓:

P2 有人点的老师大天狗x学生兼歌手酒吞迷弟茨木的梗「。」

_(•̀ω•́ 」∠)_

老婆什么时候娶我:

有了协战以后两位总算可以每天在十♂次以内想咋地就咋地了【有点奇怪哦?】
然而有些东西还是不能分享or交换的【】
来自昨天赌御魂的怨念【】
ooc真的有,头一次画这么崩的狗子hhhhhhhh
虽然是茨狗但是茨木只露过一个后脑勺xxxx
感觉越画越潦草和敷衍了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看得懂就好! 【真懒啊复制微博的x】

YUKI:

荒狗这对有朋友吃吗???

兄弟年下什么的 (´・ω・`)  相爱相杀什么的

【茨狗】我们来个愉快的100问1-50

青瓷谣:

100问简直就是我的本命啊。~\(≧▽≦)/~




还有两天,就能从上到下舔奶狗啦。




今天不尝试开车,来个清新的100问吧。




我的儿砸们世界第一可爱。




茨:你把我写的那么傻还好意思说话。




青:哎呀,等阿妈有钱阿妈给你买一套6星心眼,出一个技能命中都不要。




茨:啥时候有钱?




青:你先借阿妈两块钱,我去楼下买张彩票。




茨:你走。




青:嘛,你等下表现的苏一点,男友力爆棚我给你奖励,乖。










       1 请问您的名字?




茨:茨·安吉丽娜·冰殇蝶雪泪凝紫琪·木童子。


狗:……【站起身就要飞走】


青:狗子你冷静点……那个,茨,茨木你这是中邪了?


茨:啊?你不说让我苏一点吗?


青:……没错,你说的都对。




  2 年龄是?




青:……别在地上写公式了,我借你们计算器用吗?





  3 性别是?




狗:……这是在找茬吗?


青:嘛,走个形式对不对。


狗:……男。


青:怎么证明?


狗:??


青:要不狗砸你把裤子……


茨:阿妈你把鼻血擦一擦【搂住狗砸不撒手】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狗:大义。


茨:全称妄想拯救世界的中二病。


青:我懂我懂。傻茨你呢。


茨:强大,当然,说道最强大的当然还是我的挚友酒吞童子巴拉巴拉。


狗:简称痴汉。




  5 对方的性格?




青:把上一题的答案抄下来没问题吧?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茨:召唤阵。


狗:恩。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茨:麻烦的奶狗。


狗:都是破势的死给。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茨:我家狗砸哪里都好【自豪脸】


青:你是不是偷我金子去赌心眼了?【警惕】


狗:偶尔很会撩人。【叹气】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茨:啧,一提到黑晴明就变身迷弟。


狗:呵,你还不是整天挚友挚友的。


青:嘛,你们两个这方面半斤八两,就别互相嫌弃了。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茨:当然好。


狗:还好。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茨:狗砸,大天狗。


狗:茨木,茨木童子。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茨:这样挺好。虽然老公亲爱的夫君什么的也很好,但是这样也就不像他了。


青:……茨木你过来让我看看御魂。【掏钱包】


狗:可以不要叫我狗砸吗……我不是狗……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茨:吉娃娃,小小的,超凶。


狗:……


青:狗砸你先把团扇给我然后回答问题……


狗:傻狍子。


青:没毛病,是动物。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茨:增高鞋垫。


狗:……脑x金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茨:这个没想过。


狗:黑晴明大人的写真集。


茨:你做梦。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青:嘛,你俩不要互瞪了。





  17 您的毛病是?




狗:我的大义不容阴霾。


青:喂?宗像室长吗?这里有人抢你台词【打电话】


茨:……破势多?


青:你别看我,我真没钱。






  18 对方的毛病是?




茨:中二,别扭,超凶,不暴击还不让说,掉毛不好收拾,莫名其妙就生气,生气就家暴不理人,天天跑出去宣传什么大义,还曾经学黑晴明化烟熏妆【省略300字】


狗:……【气到掉毛】


青:……这毛掉的确实不好收拾。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划掉】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划掉】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青:傻儿砸我就一个问题,你这个智力真的全垒打过?


茨:当然啦【一脸自豪】我打棒球超棒的。


青:哦哦,我儿砸好棒【棒读】


狗:阿妈,我要退货。


青:售出儿砸概不退货【冷漠】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茨:探索副本。


青:哎~一点都不浪漫。


狗:呵,每天都是副本副本副本哪有时间约会。


青:狗砸我错了,你你你不要这样。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茨:可紧张了,对面全是一拳捏不死的怪。


狗:认清了自己的无力的绝望。


青:……【拿笔划题】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划掉】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划掉】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青:……别翻万年历了。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茨:是他。


狗:……是我。


青:恩,狗砸咱们等下配眼镜去。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茨:比任何人都喜欢。


狗:可以在大义中为他留下一席之地。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单身狗的愤怒一划】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茨:只要是他我就没辙了。


狗:很委屈的语气我就没办法了。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茨: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狗:日常任务1/1


青:什么情况?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茨:不原谅。


狗:恩,不会原谅的。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茨:去找黑晴明。


狗:去问酒吞。


黑晴明&酒吞:WTF!?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茨:阿妈关上你的脑洞,还有别把鼻血滴到狗子身上。


狗:他认真起来的表情最性感。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茨:他叫我全名的时候,基本上没好事。


狗:他认真的看着我的时候,虽然不会有什么发生的。


青:哦?狗子你期待发生什么?


狗:并没有。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茨:狗砸在身边就很幸福。


狗:有茨木的地方就莫名安心。





  39 曾经吵架么?




茨:吵过【叹气】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狗:很多事,记不清了。





  41 之后如何和好?




茨:自然而然就好了。


狗:他很委屈的看着我的时候我就心软了。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茨:不会转世的。


狗:有我在,就不会让他死。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茨:很多时候。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茨:陪着他。


狗:保护他。


茨:但是你不出暴……


青:哇,这次吹的好远【冷漠】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茨:糊了我一脸就为了黑晴明的讲座?


狗:认真的抱着我就为了和我安利酒吞最强?


青:我的重点是狗子你在期待什么【超小声】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茨:我不懂这些。


狗:……花。我真的想不出。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茨:没有。


狗: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茨:那是啥?


青:是一种食物,非常好吃。


狗:我的大义……针女,好像不喜欢我。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茨:当然公开的。


狗:其实是秘密,但是茨木太招摇了。


青:在奇怪是地方长出了心眼啊。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茨:会。


狗:恩。








实在没有钱了……土都没地方挖了。




所以纠结狗砸出来是抢刀妹的针女还是姑姑的……真要用魅妖么……




顺便安利个综艺节目《来自星星的事》。




超好玩。







【茨狗】你尽管匿名,不掉马算我输4

青瓷谣:

_(:зゝ∠)_


不开心。



论坛体,ooc,个人怨念。


我家傻茨我家傻狗。






yys论坛/情感专区/匿名树洞




主题:【吐槽】我最近越来越觉得我媳妇有毛病了。





楼主:我一球下去啥也没发生


我觉得我这日子没法过了。


先说下我媳妇这个人,小时候虽然总哭唧唧的很烦人,但总的来说还是挺可爱。可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天天就嚷嚷着要实现大义,话也不好好说,活也不好好干,还要学画什么烟熏妆。


全家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好歹烟熏妆是不画了,但是还是每天大义大义的说个没完。哦,阿妈说这叫中二病。中二就中二吧,自己的媳妇什么样都好不是?但是最近,我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就说前天,那天多冷啊,我一回家就看他穿着单衣坐着,脸特红,一看就是感冒了,当时我那个气啊,都感冒了还不多穿点?发烧了怎么办?家里的金子都给他拿去赌针女了哪有钱买药?我给他塞棉被里,他还生气了。


上个礼拜五,他说有礼物给我,我这个高兴,他终于知道省钱给我买爆伤了,然后他就开始脱衣服,我一看不对,我就说我不要针女你别脱了,而且你的针女都好不容易才弄好的就别动了。他又生气了。


上礼拜四,他说想看我一起打爆五个达摩,我说那玩意有啥好看的,而且今天要刷针女。看他又要生气就只好答应…哦对,这事好像和他也没啥关系,对面达摩五个镜姬,后面的我不想说。


大上个礼拜一,他说早上不愿意起床,让我帮他,我就把他被子扔出去了,然后他打了我一上午。啧,不是挺精神的吗。


上个月21号,我带他撑场面去找枫叶林那女鬼吵了一架,回家他就不理我了,莫名其妙。


上个月14号,他说想吃甜的,我跑了好几条街给他买了他最爱的烤地瓜,他一边吃一边生气。


上个月5号,他说要帮我带狗粮,我看了眼他75的暴击还没说话就被扇出去了。


就今天,他说不想走路,我告诉他,要不然他也一直飞没怎么走路,然后他就蹲树上不下来了。


一天天的总生气,也不知道为了啥。




1楼:…看了标题,我给楼主媳妇掉了根蜡…看完内容,我决定点两根…


2楼:噗,如此清纯不做作的楼主已经很少见了。


3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楼:楼主如此正直,媳妇竟然生气了,简直不可理喻,要是我,早就打死楼主了【手动再见】


5楼:其实这是秀恩爱的吧【冷漠脸】


6楼:媳妇总生气多半是出轨了,打一顿就好了【doge】


楼主:回复6楼:真的?啧,我这就去。


8楼:握草???楼主你回来!!!我开玩笑的!!!握草楼主你看我后面的表情啊!!!!楼主你人呢???


9楼:…楼主显示不在线…【手动再见】


10楼:Σ( ° △ °|||)︴吐槽帖要演变家暴帖了吗。


11楼:我要不要打个110…


12楼:我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茨狗】茨木童子你把我家钥匙放哪了

阿照家甜品铺:

送给我的茶太 @茶见云 ,远离新型网络诈骗小番外


祝我的茶太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可爱




初春的雨没完没了,风也没个定性四面八方乱吹挡都挡不住,大天狗在家门口收了伞,眉头皱得像打湿的卫生纸。


大天狗住在顶楼,垃圾公寓对门没人住,于是他也懒得再装,吧唧甩掉了湿透的皮鞋,扯掉黏在脚上的袜子,撸起拖泥带水的裤腿,从口袋里摸出钥匙——


卧槽我他妈钥匙呢?


 


落着脚印的地毯被拎起来翻来覆去抖了不下十遍,门框差点被拆下来,垃圾袋都检查过,门卫大爷被问到烦躁:“走走走,真没人把钥匙放我这!”


湿漉漉乱糟糟赤脚露踝的大天狗生无可恋地坐在台阶上,摸出了手机。


 


今天早上天气就不大好,茨木童子临出门又转回身,往大天狗的公文包里塞了一把折叠伞:“大天狗,天气预报说有雨,我伞放你包里你别给丢公司啊,那个,我晚上不回来吃,你随便吃点。”


大天狗故作矜持地接过包,对着镜子最后理了理仪容仪表,状似无意地随口问道:“哦,知道了,你晚饭哪儿吃?”


茨木咧嘴笑起来:“我前两天遇见高中同学酒吞童子,今天约了一起去喝酒撸串。哎我那同学可有意思了,以前在班里回回考第一,可牛逼了,我们本来以为他都能上最好的大江山大学,谁知道他后来为了他喜欢的人,居然没去大江山,跑到平安京来念书。我们以前关系可好了,全校我就服他,他那数学题做得,我跟你说!扑儿费克特!他那……”


大天狗黑着一张脸,咣当摔上了门。


去你的宇宙无敌黑风旋转老同学!


 


对于茨木童子这个人,大天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初春的阳光,仲秋的风衣,没有他不会活不下去,甚至生活不会有什么太大改变,可从他莫名其妙又生机勃勃地闯进自己的生活之后,好像自己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温暖了起来。


房租被强行入住的茨木童子分担了一半,大天狗给自己买了一支长笛。


茨木做饭很有一手,大天狗再也没有嫌弃过自己的便当,而且脸色也越发红润起来。


茨木很喜欢听些节奏欢快的曲子,大天狗起初嫌吵,后来听着听着习惯了,有一次突然发现自己打起了节拍,他一抬头,电脑屏幕上赫然倒映着自己的笑脸。


大天狗承认自己对他与别人不同,可这不同到了怎样的程度,他自己也未必清楚。


他只知道自己从早上开始心里一直不痛快。


 


说到底不就是一个室友嘛。


实在不行也就是室友和他的高中同学嘛。


以前朋友关系好,说起来的语气比较骄傲也是正常的嘛。


毕竟那个同学也很厉害嘛。


一起吃顿饭不是很正常的嘛。


 


去你妈的茨木童子你他妈刚勾搭了老子转脸又他妈去约会老同学还他妈带走了老子的钥匙!


 


大天狗拨通了茨木童子的电话。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什么垃圾铃声真他妈难听啊。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这铃声真的很难听茨木童子你咋回事?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茨木童子你他妈怎么还不接你手机是三星note7吗!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茨木童子,操你妈,再说一遍,操你妈,over。


……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茨木童子我求你了接电话啊我要饿疯了我脚要冻掉了我衣服都快干了……


“喂?大天狗?你怎么了怎么打这么多电话?大排档太吵我刚刚没听见,一看手机二十六个未接电话吓我一跳……“茨木欢快的声音隔着手机传过来的一瞬间,大天狗心里不知是妥帖安心还是酸涩愤怒。


“茨木童子你把我家钥匙放哪了。”大天狗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太过脆弱或者愚蠢。


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哦!在我口袋呢!要不你等我一会?我们吃着呢。”


大天狗喉咙里莫名地酸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保持一贯的冷漠:“我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茨木想了想:“我们吃快一点,待会我把他送回家,然后回去行吗?”


大天狗叹了口气:“我有点冷。”


茨木语气温和了些:“我尽快,你再坚持一下,等我会,行吗?”


大天狗从台阶上站了起来,真正地平静了:“那算了,你不用回来了,我自己想办法,你慢慢吃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大天狗?难道你希望他立刻回来给你开门吗?哪怕是恋人,也没有把对方从饭桌上扯回来专门给你开个门的理由吧?何况你只不过是个不知道关系算不算好的室友。你心里酸什么呢?你用什么样的资格和立场酸呢?这件事明明是你自己的错,谁让你出门不检查钥匙。


大天狗这样想着,把头靠在楼梯扶手上。


很多灰尘,可他一点都不想管。


算了吧,大天狗,自己打电话公安备案专业开锁吧,自己配个十把钥匙每个角落藏一把吧,自己一个人过不要再有什么希望了吧。


可是,放弃等待原来也这么累吗?


 


真的很冷,大天狗叹一口气,搓了搓手,按开了手机屏幕,对着墙面上的开锁小广告缓慢地拨号。


“嘟……嘟……”


“噔噔噔噔……”


“喂?你好我们这里是专业开锁,请问需要帮忙吗?”


“噔噔噔噔噔噔噔……”


“平安京暖春翠庭小区SSR栋601室,开锁。”


“住手!”


大天狗和电话里的开锁匠一起愣住了。


茨木童子气喘吁吁地站在楼梯口扬起头:“别,别找开锁了,我回来了。”


 



【阴阳师】【荒狗】亲上瘾

哦哈哈哈哈

Shiki:

食用指南
🔺稳定的五千一发完…
🔺半个月前的脑洞今天才填完系列 ooc有私设有
🔺抢C位梗(? 加了自己瞎掰的武功原理(? 总之无逻辑!

谨记 一千个玩家心中有一千个荒狗…!



-正文-


阎魔来找大天狗,告诉他有个新式神要住进寮里来了。
大天狗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寮里人去去留留这种事情,哪里用得着阎魔大人来说,她这回过来,是想让大天狗搬到竹林另一边的空院子去,把他现在所居的最好的庭院给那个新来的住。

流言传了这么久,大天狗也清楚,自己能在这儿住到现在,多半靠他来这寮子早。他带大了不少主力,大风卷了几千几万次,然后带到他们可以独当一面,带到好几个能在实战中超过自己。
所以就算他自从实力被削弱,在寮里二三把手都算不太上之后,虽然住着这好院子,但是总归不太合适,只是没人说这事儿,大家都敬重他。
况且他将去的屋子,也称得上是富丽堂皇,怕是仅次于现在这里。
对他的实力来讲很够了。

大天狗当天就搬了家。他虽然在寮里最久,东西却收拾得精简,一个人松快得很,好像对旧物也没什么挂念。
临要搬走前判官又来找他,问他要是有需要添置尽管说,大天狗摇了摇扇子,说已经很好了。
判官顿了顿,最后对大天狗说,你别多想,阎魔大人讲有些原因不好说。
团扇造的风把大天狗额前的碎发吹得轻动,他维持着送客的微笑说自然知道,却在心里冷笑一声,还能有什么原因?新来的揣着本事耍傲呗。

别人总说,大天狗虽然从不和他人红脸争执,不与他人交恶,但也从不见他特别在意什么,除了他的大义。
大天狗自己也不否认这一点。他在第一把手的位置呆得最久,后来退下去了也还是心高气傲,他不愿意也不允许自己的弱势,对于实力之外的其他的追求和牵挂,于他而言是只是耽搁。
但他现在却要受到自身能力的限制,再不服气也没办法对再明显不过的地位降低说一个不字。
他的大义不够强了。
他讨厌这样的感觉但是又的确无能为力。
大天狗摇摇扇子,迈步出了这座和他已无关系的院子,迎面来的风已经不再像前几日那样咄咄逼人,只让他衣袂轻扬。
春天快到了。

荒住进寮里来的那天,院子门口看他的小妖怪们都排到了旁边的竹林。
大天狗在新院子里翻书,他的新家和原来那里只隔了那么一小片竹林,凑热闹的都要打从他门前经过,因此一大早外头就闹起来了。
般若就在这一片热闹中来敲了大天狗的门:“大天狗大人!大天狗大人您陪我去看那个新来的吧!”
大天狗一开门,般若就风风火火闯进来,说完又打了句补丁:“风神他说和荒是旧相识,非说今天人多,改天带我再去拜访。”他笑得鬼马,“不过我自己溜出来了。”
般若和大天狗去得晚,在那门前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只得自觉的挑了个角落站住。
“比集市还热闹…”般若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见人群沸腾起来,说是荒到了,小孩儿立刻就慌着要蹭到前面去。
大天狗隔远了看不太真切,只知道是蓝衣蓝发,一身锦衣华服富贵又讲究,定对得起这阵仗。
身边借着瘦的优势挤到了前面去的般若不多时就又回来了,他一兴奋眼睛就更亮:“荒大人真的很帅!”
“是吗?”
“如果说风神是第一名的话,荒大人一定可以排我这里的第三。”
说完他看着身旁一边波澜不惊摇扇子,一边疑惑看他的大天狗,笑得更开:“大人是第二位!”
小孩子果然嘴巴甜。

荒搬进寮里已经好几天。
满心满怀都是对于荒是何方神圣的疑惑的慕强主义者大天狗终于停了手里的扇子,决定要去看看。
这一去还没到院子,就在竹林里看见了正在练技能的荒。

大天狗之前自然是听说过荒的厉害,但是真眼看到,就要比这个耳朵听强上千千万万倍。大天狗于是就不远不近的站着,看那人动作连贯又熟练,精准又游刃有余。
这边正傍着竹子认真看,连手里的扇子都忘了摇,那一头却不紧不慢的收了手,头也不转,只对着空气说了句“还想看?”
大天狗怔愣一下,扇子又徐徐动起来:“久仰。”
荒终于转过身,大天狗这才第一次近距离瞧这人。那双和自己一样的蓝眼睛朝自己望过来,真诚得无可挑剔。
“我可以教你,你知道你需要。”

这个提议虽然突然,但荒显然是掐准了大天狗的状况。他刚好到了瓶颈,削弱以后战斗实用性直降,技能与御魂相性不和,不能把对彼此的增益作用发挥到最大效果。而这二者的关系,是可以通过某种常人不晓得的方式来改善的。
现在荒把这条路放在他面前,问他要不要走过去。
大天狗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简单又清晰的问:“要我如何?”
“不需要你做任何事。”

荒果真像他自己说的一样,开始监督着大天狗练御魂和技能的切合度。
他大概是得益于之前神的身份因此知道得多,又是输出式式神和大天狗的方向类似,一旬的训练下来,大天狗技能释放时御魂触发率已经有了些提高。
原本只要再一段时间,就会有显著的改变了。可偏偏这时候出了点状况。

白狼那日约了大天狗去集市买新弓箭,因为差不多同时进寮的缘故,大天狗和她算是有着战友般坚固的友情,这点要求自然不会推脱。于是只得派了人到荒那里去说今日练习时间推后两个时辰。
谁料大天狗按着改的时间赴约去竹林时,荒已经在那里抄着手轻轻靠在竹子上,皱眉头问他今天怎么晚这么多。
大天狗疑惑:“话是没传到吗?我说了要晚两个时辰。”
“我在问你什么原因。”荒刻意放慢了语速。
这下大天狗也皱了眉头:“陪白狼出去买弓箭了。”话音一落又不确定的补了句,“你难道在这儿等了两个时辰?”
荒没答话,却面无表情的转身要走。不过两三步的功夫又回过头,道:“以后别过来了。”
大天狗不知道荒这是生了什么气,自己的怒意也上来了,一向不太与人争辩的他反常的质问荒:“你这什么毛病?”
哪知道这句话一说荒索性直接停了脚步转身,走回大天狗面前,低头看他还有点愤怒色彩的眼睛,哂笑道:“我毛病?你就用这种态度对恩师吗?还是说你希望你带大那些式神这种态度对你?”
他这么说,大天狗也觉得自己的话不太恰当了,但性格里那点倔强让他依旧没收敛抵着荒的生气目光。他放不下脸去说软话,更何况他本身就没错。
荒看他油盐不进的样子,自己带有戾气的玩味表情也丝毫不变:“你要学也行,这回有个条件。”
“什么?”
话音还在竹叶间传着呢,大天狗就被荒埋头亲了下来。
起初他还紧紧咬着牙关,后来许是因为氧气不足,他下意识的松了力道想要吸气,却换来荒对他更深入的、让他毫无抵抗力气的掠夺。

大天狗接受了这个荒唐条件。
他本身就是个慕强主义者,实力在他心里占绝对的第一位,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在需要的时候为那个第一服务。
他对情爱毫无想法也毫无概念,单单是他的“大义”就可以填满他的整个心脏了,感情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值得牵挂。
而且他和荒哪里来的感情呢。荒想用这种方式来羞辱他,只不过他刚好不在意罢了。
他大天狗实在是太想要突破瓶颈了。


“这次你主动。”才刚放开大天狗,荒就低低的在他耳畔提要求。
大天狗耳朵被吹得痒痒,脑袋缩了缩,语气毫无起伏的拒绝道:“今天的已经够了。”
“你说,现在是我求你,还是你求我?”
大天狗心里羞愤于不得不接受荒的羞辱,只能闭眼完成任务一样亲上去。
不过说是他主动,他又哪里会这些事情,嘴唇贴上去就再没下文,到后来还是被对方掌握了节奏。
但大概是最初他的轻柔温顺奠定了这一个吻的基础风格,亲吻中荒的高鼻梁轻轻蹭他的鼻尖,竟然带出一点温柔色彩来。


晴明带了荒去打山那头的妖怪,说是任务重,一去好几天都没消息。大天狗的训练也就被迫停了下来。
他心里自是着急,对于强大的追求让他迫不及待要练下一步,可是荒不在,他如何想要都是白搭。
他也就由此也开始思念起了荒,想他贴着自己的背告诉自己怎么做,想他在一边拿了自己的扇子把玩,又眉毛一挑看自己动作说“这里做错了”,还有他木着一张脸,告诉自己,进步了,你自己有感觉到吗?
到后来,大天狗竟然也不清楚是想继续练习比较多,还是想荒的时间比较多了。
他想,他应该是太想要突破瓶颈了。

这天他和往常一样手里端了本书看,外头负责清扫院子的帚神却风风火火跑到书房门口来,告诉他晴明大人回来了,只是这一去真真凶险,说是荒大人也受了伤。
瞧大天狗大人只是闷闷嗯了一声,帚神才纳了闷儿,心道往日不是和荒大人关系不错么天天往竹林那头跑,怎么还是一副无挂记的样子。
哪知道帚神前脚刚打算要走,大天狗就堪堪抬头,问他道:“然后呢?他是如何?”
帚神这才意会大天狗是在等他说完,忙补充:“听蝴蝶精说是不太好,战场上桃花大人那边差点救不过来,惠比寿大人讲,如今要卧床好几日的。”

上午知晓荒回来了,到了傍晚,大天狗才到那院子去。一推门就见荒苍白着脸色躺在床上。
大天狗眉心蓦地一跳,问:“今日怎么无人来看你?”
“我不让人来。”
“那我进来,为何无人拦我?”
荒侧过头,只一双眼睛直直抓着大天狗的目光,迟迟不答。大天狗想是明白了荒的意思,抿了抿嘴没说话。
沉默半晌,大天狗又问:“伤得严重?”
那头好像是笃定了要答非所问,只说:“你是不是失望了?我也没那么强。”

他一句“没那么强”,一下子把大天狗接下来七七八八的关心给堵了回去。他的确是忘记了“慕强”,反而关心起了荒的脆弱。
他愣了会儿,又认命似的走过去坐在床边,张嘴问荒喝水吗。
荒倚在床上,虽是受了伤,眉头间的侠气却也一点没减,整个人还是硬气而有力。他看向大天狗,还是木着脸,“你那点训练,我还是能继续教你的。只是养伤又要花些时间了。”
听了这话,大天狗才想起来这茬儿。他进了屋就被那人的伤势牵动这情绪,倒是忘了这个让自己一顿好找的所谓“来访”原因了。
他看那人目光沉沉望自己,不晓得是因为受伤了或者是别的,他竟觉出些柔软来。他那些克己复礼的道义全都被这微不可察的温度给包容了进去,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吻印在荒的嘴唇上,就像之前很多次他做的那样。
但也和之前不同,荒这一次也和大天狗一样,嘴唇触碰之后就再无动作,直到几秒之后大天狗把脑袋挪开。
荒还是定定地看他,面上看不出情绪。大天狗一边犹豫自己的冲动,一边怀疑自己的错意。他想荒谢了其他客,只等自己来找他是为着喜欢自己,却没想他都已经自愿着亲他,荒却连之前那样的亲密也不愿给了,好像是怕自己多误会一分。
大天狗只好冷脸移开眼睛,一句我先告辞正欲出口,却不想那人抢先问他道:“你这是做什么?”
偏生要问出来,是要变了办法羞辱自己吗?大天狗没答话,只缓缓站起身,向荒瞥了眼,当是告辞了。
衣服袖子突然被荒拉住,那手的主人虽然受了伤,手的力度却没松半分,灵活的抓了大天狗的手腕,惹得他只得又坐回去:“我先走了,荒大人好生养伤,练习的事情千万记挂在心上。”
荒还是只灼灼看他,那双眼睛像盛满湖水,不论认真看谁眼神里都似装了深情,大天狗只好错开眼,免得又会错意。

“你这次,我却没有练习可以马上教你。”荒好笑的看大天狗给自己个侧面的样子,又被他听了这话立刻变红的躲在鬓发后面的耳朵尖灌了满心满眼的甜糖。他只把手覆在大天狗搭在床沿的手上,低声唤他:“看着我。”
然后在那边甫一转过脸的瞬间凑上去亲吻他。
他把想告诉他的话都和他在唇齿间交换。
他想告诉他院子的樱花开了,是他很早以前温柔的浇过水的那棵。
他想告诉他这是他们之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亲吻。
他想告诉他,他等了很久。

却是有些话,大概永远也不会说出来的。
比如大天狗不会好意思说自己鬼迷心窍也不知道哪天开始被荒亲上瘾了。
比如荒不会告诉大天狗他真的那样怕过自己在他心里不够强大不够被喜欢。
再比如阎摩不会讲出来,让大天狗突然搬家的那点不好说的原因,就是荒告诉她自己要追心上人。

唉,一点点话不说,其实也无关紧要嘛。

【阴阳师/茨狗】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啊哈哈哈哈

顺流而下的江团子:

【欢迎下载阴阳师电子宠物app!领取宠物蛋可以培育属于自己的式神哦!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电子宠物游戏,每个式神都有自己的灵魂,他们被困在屏幕里面正等着各位阴阳师sama来解救呢!首冲6元可得平安京最强式神茨木童子!】


 


一、


 


茨木童子下了个目前应用商店排名最高的电子宠物app,单纯是觉得无聊。他小的时候玩的那种还是一只手就能握住,黑白屏幕8bit点阵图,提示时吱哇乱叫的小机器,里面的宠物只会等着喂饭喂水然后到点拉臭臭,那时他还是个孩子很喜欢这些小玩意,现在下下来玩单纯只是为了找回童年。


 


【系统提示:恭喜!sama您已经成为平安京的阴阳师了呢!用这张蓝票可以获得一只式神蛋呢!快去抽取属于sama您自己的式神吧!】


 


茨木童子无视掉这个膈应人的系统提示,抽出一只蓝白条纹的蛋,十分钟后孵出一个鸟人,系统告诉他这个东西叫大天狗。


 


茨木童子给大天狗喂了饭,喂了水,然后关上系统干别的去了。


 


等第二天他想起来这个游戏再打开的时候,大天狗死了。


 


二、


 


【系统提示:您的式神死掉了?不要紧!每个式神都有自己的灵魂,死掉的式神可以化为式神蛋重新回到您的身边呢!不过sama您可要注意每个式神都需要您的呵护才能茁壮成长,可不要再让您的式神死掉了呀!】


 


茨木童子打开系统,昨天那个熟悉的蓝白条蛋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辉,十分钟后大天狗出生了。


 


茨木童子给大天狗喂了饭,喂了水,然后翻了翻其他宠物可做的选项。


【是要选择让大天狗健身吗?】


【即使大天狗看起来不想健身吗?】


【是要大天狗使用跑步机吗?】


【即使大天狗非常不想用跑步机吗?】


【大天狗在使用跑步机】


【大天狗在用翅膀偷懒,要惩罚他吗?】


【确认】


茨木童子用系统提示的步骤揍了大天狗一顿,然后关上系统干别的去了。


 


等第二天他想起来这个游戏再打开的时候,大天狗死了。


 


三、


 


【系统提示:您的式神死掉了?不要紧!每个式神都有自己的灵魂,死掉的式神可以重新化为式神蛋重新回到您的身边呢!不过sama您可要注意,既然您已经成了他的主人就请负起责任,务必要好好照顾他呢,可不要再让您的式神死掉了呀!】


 


茨木童子第三次领养大天狗,熟练的喂了食喂了水。这回他没有随性选择,而是根据系统提示选了几个大天狗不抗拒的选项。


【大天狗正在赏花】


【大天狗正在饮茶】


【大天狗现在不想看见你】


 


不想看到我?


茨木童子愣了愣。不过既然这也是大天狗希望的,那就这样吧。


 


于是他关上系统干别的去了。


 


等第二天他想起来这个游戏再打开的时候,大天狗已经处于濒死的状态了。


 


茨木赶紧翻找治疗的选项。


 


【要给大天狗治疗吗?】


【要给大天狗打针吗?】


【要脱大天狗的裤子吗?】


【大天狗在挣扎】


【大天狗抵死不从】


【恭喜!Sama您成功的完成了注入治疗的全过程!】


【大天狗在揉着屁股哭,要抽烟吗?】


 


茨木顺着选项一路点下来,看的莫名其妙。他选择坐在大天狗身旁抽了一根烟,然后关了系统。


 


5分钟过后他打开游戏,果不其然,他的狗已经羞愤而死了。


 


四、


 


茨木这回有点真急了。我家的饭你也吃了我家的水你也喝了还说死就死你有没有点职业道德啊?他打开论坛版块吐槽:“狗什么毛病啊怎么这么难养动不动就死到底因为点啥啊。”


 


网友A:知足吧,我养的鬼女红叶,咋养都是个鬼。


网友B:我养的酒吞,好像是个鬼王。


网友C:我养的是跳妹!永远不会死!


网友D:我也不知道我养的是啥,脸上画的花里胡哨的看不清,不过他一来就带了三尾狐雪女和大天狗,我是不是赚了?


网友E:我花钱充的茨木童子,少条胳膊,总有一种缺斤少两的感觉……


网友F:楼上的你们高兴去吧!我不小心把雪女喂给饭了,找都找不回来,只能重下。


 


茨木看话题越跑越偏,赶紧往回带:“哎那个养狗的我们来探讨一下!你家的狗是怎么养的我家的怎么总是死?”


网友D:不知道,反正我家的狗老是跟着那个花脸在一起,花脸我都养死好几次了,狗都没事。


 


难道我也得给这狗配个花脸?


茨木童子看了眼手机屏幕,第四次重生的大天狗正偷偷用白眼翻他,看到茨木童子看过来赶紧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茨木童子戳了戳大天狗的头,果不其然又换来一个白眼。


“你怎么这么难养啊?”茨木童子对着屏幕自言自语,“难道你讨厌我吗?”


 


五、


 


茨木童子认真查了攻略才发现这游戏根本没他想的那么休闲,相反这游戏肝得不像一般手游,你得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培养屏幕里的宠物,提高好感才能成长。要是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只能看着宠物寂寞的死掉,接着一次又一次重生。


 


“原来你是太寂寞才会死掉的?你是兔子吗?”茨木觉得好笑。他又带大天狗到樱花树下,给他沏茶摆上和果子,随后打开系统,果然,好感度+2。


 


熟悉了系统后还是很好培养的。游戏有语音系统,茨木只要在这边跟大天狗说说话好感度就会提升,只是大天狗一次都没有回应过。据攻略说好感度要达到一定程度式神才会给阴阳师回话,如果达到max还可以使用现世召唤。不过到底式神的回应是什么样的,以及现世到底是个什么玩法,目前还没有人玩出来。


 


六、


 


在那之后茨木就时常开着系统跟大天狗培养感情。一开始他按部就班的喂食喂水,好感度缓慢提升。后来他发现即使有时强迫大天狗做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比如稍微捉弄他一下,把他总喜欢捂在脸上的面具藏起来叫他找,尽管当时好感度会降低,但很快还会恢复原来的数值,甚至有时还会提升。到后来,不论他叫大天狗做什么好感度都不会掉,爱心的数量与跑步机上的公里数成正比蹭蹭往上涨。


 


茨木把这个现象发到论坛,瞬间引起大量围观,就现在这个进度来说,他还是第一个玩的这么好的。


 


网友G:做什么都涨好感?你用脚本了吧?!


网友H:不是说好感达到一定程度式神会与玩家对话吗?


茨木:这个目前还没有。


网友I:听说对话后不久就能进行现世召唤了!楼主加油!


茨木:现世召唤到底是什么?


网友J:官网好像提过一嘴,说是什么立体啊3D啊还是真人啊什么的,含含糊糊的说的也不清楚。


网友K:你们没看官网介绍吗?“每个式神都有自己的灵魂,他们被困在屏幕里面正等着各位阴阳师sama来解救呢!”现世召唤一定是要把他们召唤到现实中来啊!


茨木:你没睡醒吧?


 


茨木低头看看手机屏幕,里面的大天狗正在吃一只草莓大福,腮帮鼓鼓的,茨木觉得好笑,忍不住用手戳了戳。这一戳可不要紧,好感度瞬间涨了15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茨木紧盯着好感度数值,手中继续操作。


【大天狗吃掉了草莓大福】好感度+30


【摸了摸大天狗的脸】好感度+50


【捏了把大天狗的腰】好感度+75


【扯开了大天狗的领口】好感度+100


 


这……这是不是太敏感了??茨木童子忙不迭的继续操作。


【要脱大天狗的裤子吗?】好感度+150


【大天狗在挣扎】好感度+200


【大天狗在挣扎】好感度+200


【大天狗在挣扎】好感度+200


【大天狗的裤子被脱掉了】好感度+1000


【恭喜!Sama您解开了与式神对话的功能!请与您可爱的式神尽情地交流吧!】


 


“茨木童子!”大天狗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拍着屏幕大骂:“你给我等着!等我从现世召唤出来的!我要打死你!”


======
一只忍辱负重狗(*σ´∀`)σ